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山東省 > 日照 > 莒縣旅游

文心亭

[移動版] [查看地圖]
文心亭
  文心亭:位于山東莒縣。為紀念南北朝時的文藝理論家劉勰而建。

  在山以東莒縣浮來山下的清泉峽南岸石壁上,有一架六角飛檐的紅亭,隱現于蒼松翠柏之中。亭子附近有一石碑,-三個大字“文心亭”。這三個如椽大字是一代文豪郭沫若所題,此亭是為紀念梁代著名文學批評家劉勰所建。

  劉勰,提起他或許有人會感到陌生,事實上,他是一位值得格外敬重的人物。這位《文心雕龍》的作者,是位世界級文學理論大師,在文學史和文學批評史上值得大書特書。論說,他的名字應該和屈原、司馬遷、李白、杜甫、亞里士多德、莎士比亞、別林斯基這些文學巨星相提并論并家喻戶曉。然而,在我們周圍卻有很多人不知道他是哪朝哪代,何方人士,是干什么的。更有甚者,有人連劉勰的“勰”字也不認識。這對于我們這個以文明著稱的民族來說,不能不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悲哀。事實上,作為近乎窮困潦倒的劉勰,創作出《文心雕龍》這部曠世奇書本身就是一種極為悲愴壯觀的文化現象,只是史學家對文學批評家太吝嗇筆墨了,以致厚厚的一本《梁書》介紹劉勰生平事跡的篇幅極為簡短。我們很難從史書只鱗片爪的記載中體會劉勰的艱難和悲愴。

  如今,坐在文心亭綠蔭之下,思緒如同秋浦一般漫長,借助史書并不連貫的記載,追思這位讓人肅然起敬的文學大師,心中充滿感念。按說,劉勰的出身也還不錯,祖父劉靈真是南宋司空劉秀的弟弟。父親劉尚曾任越騎校尉。劉勰出生時,家境也還算殷實。然而,好景不長。不久,他的父親去世,家道開始大幅度跌落。貧窮開始困擾著他。不幸得很,大約20歲的時候,劉勰的母親又去世了。他無依無靠,生活更加貧困。這時,兩條人生之路擺在了年輕的劉勰的面前,由他選擇。要么走常人所走之路,以生活計,種地謀生,逐年積累,娶妻生子,了其一生。要么,步偉人之跡,以事業計,絕世俗,拜名師,學有所成,創一番驚世駭人的大業。那時候,街坊也曾有位名叫翠云的年輕姑娘對他有些意思。但劉勰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。

  齊武帝永明年間,劉勰依附沙門,拜僧佑為師,居定林寺整理佛經。在這里,如饑似渴的劉勰如魚得水。他沉溺知識的海洋,遍讀佛教經典,飽覽經史百家和歷代文學作品。暮鼓震鐘,春夏秋冬,黃卷青燈,劉勰學而不輟。可以想見,月明星稀之夜,處于青春期的劉勰也曾會春心涌動,也曾會萌生斷學、歸家、種地、娶妻的念頭。然而,劉勰畢竟是劉勰,他最終戰勝了自己,戰勝了寂寞。在寂寞無助的定林寺,劉勰默默地向著他的人生目標邁近。

  經過近十年苦讀,劉勰吸取了大量的知識營養。他不愿做一輩子書蟲,他要做專題研究。他要把自己學到的知識和自己的見解釋放出來,奉獻給社會和人類。可是,做什么呢?劉勰又面臨著新的選擇。劉勰一生很敬佩孔子,也很信服儒家文化。起初,他準備注釋儒家經典,“敷贊圣旨”。然而,劉勰很快發現,這是前人曾經做過的工作。東漢馬融、鄭玄諸儒,“弘之已精,就有深解,未足成家”。劉勰不肯再嚼他人已嚼過的饅頭。他要做前人未曾做過的大業。

  中華民族是一個具有悠久文學傳統的民族。南北朝之前的文學藝術已經綻放出無數燦爛的光華。上古神話歌謠,先秦諸子散文,漢代詩賦,每個時期都有自己的文學代表成就。屈原、司馬遷、“三曹”……一座座文學高峰矗立其間。然而,作為指導文學創作實踐的文藝理論或曰文學批評的發展還比較緩慢。文學盡管繁榮,但還沒有真正進入“自覺”的時代。秦漢時期,文藝論述多只言片語。劉勰之前,論文者很多。曹丕、曹植、應揚、陸機等都有論著,但都存在“各照隅隙,鮮觀衢路”的缺點;劉楨、陸云等人,也各有文論,但“并未能振葉以尋根,觀瀾而索源”。大多數文論都是單篇論文,內容單一。這和文學的發展是多么不相稱啊!

  試想一下,在中華大地,能否出現一個人,他遍覽文史及諸子百科,他對文學有自己獨到的見解,他撰寫一部綜合性大型文學批評專著,這本專著是前無古人的,它必須觀點相對正確,內容豐富博大,既涵蓋作品思想內容藝術形式,又包托作家與作品的關系等等,從而填補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的一大空白呢?時代發出了迫切的呼喚。人們欣喜地看到,這一呼喚得到了應有的和聲。劉勰——這位梁代學者,順時而來。他義無反顧地承擔起這一歷史重任。

  那年,劉勰剛好進入而立之年。一天早上,劉勰抱來竹簡,取來文房四寶,開始了開墾文學理論處女地的躬耕。創作自然是艱難的,道路肯定是曲折的。這本文學批評專著,整整耗費了他五年的心血。五年,一千八百多個日日夜夜,劉勰過著真正的苦行僧生活,多少次,為了書稿,他徹夜難眠;多少次,他寫了擦,擦了又寫……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劉勰以艱苦卓絕的努力,終于在南齊末年寫成了“體大思精”、“籠罩群言”,凡五十篇的劃時代杰作。

  《文心雕龍》寫出來了,但劉勰并未大功告成,既然它是指導人們創作的理論,寫成后決不能束之高閣,而是需要得到社會的認可。“人賤物也鄙”,這部著作脫稿之后,卻沒有得到時人的承認。劉勰雖然自重其文,但他深知“音實難知,知實難逢”。為了這部書能夠走向社會,他想起了文壇高官沈約,并違心地做了一件極不樂意做,又必做不可的事。他想請沈約把這部書推薦出去,但沈約地位高,架子大,難以見他。劉勰便背-稿,假裝賣書郎,在沈約的大門外等他。一天,沈約入朝議事,劉勰趁機攔車,并把書稿呈上。沈約起初并未把這部書放在眼里,等讀過幾段,便贊不絕口:“妙!妙哉!好!深得文理!”于是《文心雕龍》便流傳開來。于是,也就有了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領-數百年”的文學繁榮局面。于是也就有了一代文豪郭沫若題寫的文心亭,以及后人在文心亭里的感嘆。

  無從猜測,假若沒有劉勰,沒有他的敬業精神,沒有他的《文心雕龍》,我們的古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史是否需要重寫?在離開文心亭的時候,向內心發問:在商海怒潮洶涌,社會充滿吸引的今天,文壇是不是需要一點劉勰精神?

  

  劉勰 (465520)  劉勰(約465年—520年),字彥和,生活于南北朝時期的南朝齊和梁代,中國歷史上的文學理論家、文學批評家。漢族,生于京口(今鎮江),祖籍山東莒縣(今山東省莒縣)東莞鎮大沈莊(大沈劉莊)。他曾官縣令、步兵校尉、宮中通事舍人,頗有清名。晚年在山東莒縣浮來山創辦(北)定林寺。劉勰雖任多種官職,但其名不以官顯,卻以文彰,一部《文心雕龍》奠定了他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的地…… 詳細++


下一景區:莒縣烈士陵園
[以上內容由網友"xiaoxian"分享。]
双色球走势预测